Lee。

搞未成年的一把好手。

真理之羽

挖个大坑开个头慢慢填不急。




00.


钟辰乐说他见过天使,在很小的时候,一旁的李家东赫却总是笑他是不是做梦做多了,钟辰乐每次都和他争得面红耳赤,且以失败告终。



我是真的见过天使啊,连这项链都是他给的,钟辰乐摸着轻巧的羽毛状项链如是这样想。但要他描述出来,却总是说不出,明明一身装束与金发都记得如此清楚,偏偏一张脸却没想起过。他还记得那只手很轻很轻的摸过他的脸。




01.




“哥,我挺好的店也好好的,你就不用专门过来看我啦。”染了棕发约莫二十的青年侧着头将夹在肩膀与耳朵之间,一边歪着脑袋听电话一边开着店铺的门锁。傍晚的夕阳落山在他身后显得格外殷红,如血般笼罩整片天空。





挂了电话的钟辰乐顺利打开门锁,一只手在门框边摸索着什么,“咔”的一下招牌上的霓虹灯亮了起来,花花绿绿的灯管扭成GODS,钟辰乐甩着钥匙漫步的身影,消失在入口的转弯角,淡紫色的暗光吸引着人们往里走。




看,GODS开门了。





02.




“辰乐今天这么早啊。”




听见声音的钟辰乐放下手上的东西溜出吧台,挂在来人的身上撒着娇“哥你来啦,那我就可以开溜啦嘻嘻。”来人听见奶团子又在撒娇捏了捏软乎乎的小脸皮再把人放下就走进吧台继续做他刚刚撇下的活。




“小皮孩,收拾下准备开业吧。”男人换下身上的外套放下头盔穿上了工作服,俊美的模样,一头桃粉色的头发被驾驭的出彩,倒是挺符合「神」的招牌。




“知道啦。”罗渽民看着钟辰乐溜开的身影莫名觉得心慌,傍晚的夕阳似乎象征着不详。




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每晚九点准时,吧台旁边的小舞台拉开了,是他钟辰乐的东赫哥。黑色紧身裤包着李东赫的修长的腿,宽松的白色衬衣下摆收进了裤子里,脸上上着眼妆,平日里的邻家哥哥这一刻野的像只猫一样。酒吧的熟客喊着他full sun ,新客又在这刻沉迷,full sun的出现更是让场面变得糜乱。钟辰乐在一旁看着,没有陷入糜乱,心里的小算盘打的铃铃响,今晚又可以赚好多了。




算钱算的起劲的钟辰乐蹦着跳着穿梭在欢乐的人群中,眼睛不经意的飘向酒吧的门口,那头金发就撞进了他的眼里,本来奔向吧台的脚步也停下了,那个人好像有什么吸引力一样让他移不开眼。那个人本身也在张望,一个转头两个人就对视上了。隔着忘我欢乐的人群,两个人置身事外跟彼此对望着。




钟辰乐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动摇着,那头金发真的,好眼熟。




那个人只是望了一会就移开了眼,钟辰乐也不僵在原地了,往那边那边的吧台走去。就在快走到是,他又看到了那个金发小子。他渽民哥调酒的手因为他停下了,两人似乎在聊着什么,他哥难得摆出了笑容。




罗渽民看见走近吧台的钟辰乐,招了招手让他走快两步,他给坐在吧台的人介绍着这个刚满二十的酒吧小老板,“这位是老板,有什么可以和他洽谈。”钟辰乐一头雾水,看着他这幅模糊样罗渽民跟他介绍说“这个孩子比你大两岁,见你门口贴了招新,来应聘的。”原来是来应聘的,钟辰乐心里了然为什么一看就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会踏入酒吧的原因。




朴志晟看着眼前的钟辰乐真的很想去摸摸他的脸,问问他过得怎么样。他附和着罗渽民的话点点头,说他是来应聘的,看着奶团子挠挠头想东西的样子又出了神。他是被钟辰乐问做什么拉回了神,“你是应聘驻唱驻演还是waiter或者帮渽民哥打下手?最近生意好像挺好的。”朴志晟说都可以,钟辰乐思来想去最后决定让他人多的时候帮忙调酒,少的时候去表表演送送酒,工资算多一点就好。




朴志晟点点头答应了看着钟辰乐小机灵鬼的模样嘴角弯起了一点点弧度。钟辰乐没看见朴志晟笑的又多宠溺,到时注意到了他白净的颈子上挂着的项链,坠着的似乎是个羽毛。



钟辰乐总觉得这个对着他嘴角带着弧度的新员工很熟悉。他缩在休息室的房间里躺在床上滚啊滚,手上攥着从脖子上摘下来的项链,那头金发一直在他脑海里晃悠着,脑袋瓜灵光一闪,嘴巴支支吾吾的说“好像,好像小时候那个天使。”




再回忆起那个天使,似乎都有了脸,朴志晟的脸。钟辰乐使劲甩脑袋想把这神奇的想法甩出脑袋。




03.



朴志晟是个天使这个想法最后被钟辰乐抛在了脑后,毕竟无神论的世界里怎么会有天使这么不实际的人物。




可能是巧合吧。





还不到十二点,钟辰乐就说困了想开溜,知道他是个小孩子性子的孩子罗渽民就这么任着他的“老板”提前下班,知道他今天是开机车来的,不忘提醒他注意安全。




罗渽民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突然想走路回家的钟辰乐还没走出这条巷子就被人用毛巾捂住口鼻,拦腰给劫走了。失去意识之前,想起的居然是那个金发的朴志晟。他会来救我的吧,钟辰乐就这样昏了过去。




04.




罗渽民还是觉得有点不安,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摸着手机斜靠在吧台才反应过来少了钟辰乐的信息。平常到了家的钟辰乐总会给他报平安,今晚却难得的清净。他张望着酒吧,找着东赫和志晟。东赫是找到了可志晟不在,得知情况的东赫催促他赶紧去找钟辰乐,酒吧他来搞定。也顾不得朴志晟在哪了,抓过车钥匙就跑了出去。




他看到停在门口的钟辰乐的车,心里更是莫名的一慌。平时冷静淡定的脸上尽是焦急。



他交代照顾的人,不能失了他对我的期望。长腿跨上机车一骑绝尘消失在夜幕中。




朴志晟在楼与楼之间跳跃,深夜为他做着掩护,一条条无人的大街被他越过除了刮起的冷风让人察觉,可转头目及的只有落叶。




朴志晟找到那辆轿车,放慢了速度跟在后面,看着它行驶进山路眼神暗了暗跟了上去。



——



钟辰乐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被捂住嘴捆住手脚塞在了后座,车窗望出去的景象从空无一物到漆黑的一篇树林,似乎在走着什么山林小路,颠簸摇晃的车身更是确定了他的猜想。钟辰乐在想这次又是哪个自家公司的商业对手将自己绑架,反绑在背后的手想蹭到裤袋边去拿手机,谁知一番挣扎之后够不着也就放弃了,心底里想着渽民哥应该很快发现我丢了吧。




车停在了一座废旧的古堡前,钟辰乐被不友好的从车上弄了下来扛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背上。因为被堵住了嘴,钟辰乐挣扎着直起了上身一抬头却看到了一抹金色,让他十分意外。




朴志晟知道钟辰乐看见他了,做着手势让他安心得到了点头的回复后就隐身在了草丛中不见了影子。朴志晟的来无影去无踪更是让钟辰乐一头雾水,但朴志晟只是第一天认识的员工独自一人过来救他已经让他很感动了,在这之后钟辰乐就老实了,本来就难受了何必搞得自己更难受不是吗。




朴志晟再出现时,是在古堡里的某一间房间里。房间里的人和他似乎认识,很意外的叫着他的名字“志晟你怎么来了。”朴志晟谢绝了他递过来的茶杯,开了口“你的属下绑错了人。”躺椅上的一听挑了挑眉直起身子“怎么,我这次的目标你要截胡?”朴志晟摇了摇头“你的属下绑了他……”




“绑了谁你能那么紧张平时你不都不管我的吗……”忽然,本不在意的人转过身去面对朴志晟似乎想起了什么,话再出口时却带着颤抖“是他吗?”




看见朴志晟沉默的点点头,他忽然卸了力倒在椅子上,嘴里念叨着真好,一眨眼的功夫椅子上的人就不见了,朴志晟也只是渡步出房间下了楼。





被扔在地上的钟辰乐疼的龇牙咧嘴愤愤地用被捆的双脚踹了其中一个,见到另一个被踹,剩下的那个男人也是好不留力的给他一脚,正正的击中他的腹部疼的他眼角溢出泪花。被踹的疼的那个男人缓过劲之后嘴里骂骂咧咧的正准备也回一脚,就看见自己老大出现了,还没出声在自己老大的一个响指下灰飞烟灭了。




预知的疼痛不但没有落在自己身上还看了两处大变活人的钟辰乐没能缓过神来,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他一头雾水,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把他抱在了怀里,男人身后的朴志晟将他拯救了出来。




被解放了手脚和嘴巴的钟辰乐被朴志晟抱在了怀里,大男人窝在别人怀里怪奇怪的但又被疼的没发动弹,开口除了痛呼就是嘶,他也就放弃挣扎了。他面前这个不认识的男人看着他的眼里带着点泪花,眼睛湿湿的红红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也没说出几句话,最后只是做了个自我介绍“辰乐你好,我是仁俊。”







“仁俊……?”

“仁俊!”




诶?







TBC。


哥哥。

🔞3k4短篇。 孩子都是好孩子有什么不好我的错。

💡是那个朴⭐回答说喜欢被叫欧巴的梗。

00.

“我喜欢被叫欧巴。”

……

链接见评论。
也到评论逛逛吧——💕💕

牵绊

ABO 。
全长2.4w又臭又长。
一点点悠昀马东娜俊囧疼
一点点🔞

链接评论。


各位评论区逛逛吧点点小心心吧💕

物理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

政治真是个麻烦东西。

【糖锡】举报。阎王爷提前把我搞死了。!!!!〈番外〉

孤寡老人石头仙君闵玧其。X 懵懵懂懂可爱花仙郑号锡。

私设3200+。短篇番外。微国旻。
正文意外收到好多小心心。番外不过讲讲前世纠纷。
无非就是被棒打鸳鸯被迫分开的小故事。
老套路了。
微博明天同步。
不上升正主。阅读愉快。=)。
请多和我评论互动!!!!拜托!!!。

我是闵玧其。
我是一个修为上千年的仙君。除了必要的大小回忆。平时我都是睡在那颗开满烂漫桃花的树下。睡觉。

我是郑号锡。
我是一个刚刚成仙的仙子。时不时给树下睡着的仙君洒下几片桃花瓣。闻着好闻的桃花香气。提高睡眠质量。就在刚刚。我把仙君砸醒了。

————————————————


01

天庭的花四季不萎。花开不断。跟石头差不多的闵玧其,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天庭最大的那棵桃花树下。睡上个半天。作为父亲是上神,母亲是王母娘娘的妹妹的闵玧其。没人敢打扰睡觉。所以他觉得他今天能被砸醒。纯属水逆。

闵玧其在睡梦中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快被忽然而来的重物砸断了。被砸的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趴在他身上的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孩。

看上去约摸个十七八岁。摸了一把露出来的手臂。还挺嫩。

破小孩在乱拱,闵玧其被一颗粉嫩嫩的脑袋怼到下巴。痒痒的。双手感受穿过小孩的腋下把小孩整个上半身提了起来。哟。还挺好看的。

“破小孩。你打算赖我身上多久。”

郑号锡被自己忽然化形吓到了。只知道自己从高高的树上掉下来,之后砸到了什么。

噢。砸到了什么..。   砸到了什么。!!!!!

等郑号锡想起自己砸了下来。并且是知道自己砸在老是躺在他树下睡觉的闵仙君之后。被他砸醒的闵仙君已经嫌提着累。坐起来抱在了怀里。反正软乎乎暖呼呼。抱着舒服。

远处从自己宫殿慌忙赶来的年轻月老。正打算告诉闵玧其他的姻缘出现了。就见到他靠在桃花树下怀里抱个小孩。两个人手上只有他看得见的姻缘线,粗的跟什么似的。

田柾国最后甩着大红袖子跑了。脑子里打无数问号。怎么闵玧其下手这么快的????。

闵玧其知道他愣了。也没叫醒他就这么抱着。发呆醒了怀里就空了。抬头只见小桃花仙低着他粉嫩嫩的头。两根手指搅和在一起。扭扭捏捏的。

“仙君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化形..。”停了停。“还砸在你身上了。”完了脸有点红。手指搅和搅和的。估计有点害羞。

万年没激动过的心一下子被这破小孩戳到了。麻溜的站了起来。抓了了两把自己的头发说。

“相逢即是缘。你今天不砸我明天也砸我。”握着郑号锡的手腕就往别处走。“走。带你去玩。以后就跟我混了。”

还在云里雾里的小孩儿就被拖回了闵仙君的寝宫。





02

闵玧其像养孩子一样养着郑号锡。吃的。喝的。穿的。玩的。一件不落。牵着刚从隔壁拐回来的丘比特的田柾国看着两个人。一个养的开心。一个被养的开心。

田柾国指着那两个人对朴智旻说。

“看。爱情的力量。改变了一颗石头。”

朴智旻似懂非懂的样子让田柾国笑出了声。“下次带你认识他们。”长臂搭在肩上搂着人走了。朴智旻侧过头看里屋。

噫。老牛吃嫩草。

脸上挂老父亲微笑的闵玧其正在为小桃花仙变衣服变鞋子变吃的。

看着一桌吃的郑号锡郑号锡也不知道吃。还是不吃。吃吧好像又不怎么想。不吃吧又不太好。毕竟是仙君,万一他恼了我这也没登记在册。死了都没人知道。

想到这里还是抓起筷子扒了两口饭菜。为什么给一个桃花仙吃肉。锡不悦。避开了一碟碟的肉,素菜往嘴里送了两口。

没有想到小朋友挑食的闵玧其看着筷子一次两次的临幸素菜,色香味俱全的肉一块也没动过。自己伸手夹了两块进小朋友的嘴里。

小朋友瘪着嘴嚼着肉满脸不悦的样子也是可爱死。捏着买几两肉的胳膊说。

“小朋友挑什么食。那么瘦。”

小朋友吃疼的扭开身子躲闵玧其。嘴里的肉也囫囵的吞下去了。委屈巴巴的回话。

“哪有给桃花喂肉的。!!!!!”

“......。”

砸出来的感情越变越深。闵玧其逐渐从养孩子变成养小男朋友。周围的人看的比谁都清楚。只有小朋友还不知道仙君的心思。蒙在鼓里每天笑得甜甜的往仙君怀里拱。笑得仙君想把小朋友往床上带。

“小朋友。今天带你去人界玩。”

“好。!!!!”

挥个袖子的事两个人就已经在一间房子里了。闵玧其娴熟的走进主卧翻了件白T和牛子裤扔给小朋友。把小朋友推进了客房。让他换上。

闵玧其自己一挥手就换了衣服。all black。脸上不忘戴口罩。不给小朋友变是因为他只不过想看小朋友穿他的衣服。

“换完了。”

“..。走吧。”简简单单配上这清秀白净的样貌。真他妈好看。只是一头粉毛有点突出。但是。还是好看。

一路上郑号锡左看看右摸摸。活像没见过世面的。看到喜欢的就把眼睛睁大大的,再往闵玧其身前一站。闵玧其钱包就又少点钱了。

郑号锡又溜进了一家古玩店。晃悠了一圈之后,眼睛直直的盯着一支玉箫。店长看着直勾勾的眼神,把玉箫从柜子里拿了出来,放在了小朋友的手里。和田白玉的。很好看。他想送给闵玧其。

“老板。能拿东西和你换吗。?这个玉箫。”边说边把手上的玉镯脱下。

“物送有缘人。就当交个朋友吧。”老板的笑很温柔。

“你好。郑号锡。”

“金硕珍。”

闵玧其在门外等着。郑号锡将木盒递给了闵玧其。“送你。”

“为什么送这个。??”

“因为你我都很喜欢音乐。而且要感谢你照顾我那么久。”甜甜的笑,两个小梨涡浅浅的挂在脸上。

“我带你去个地方。”

辗转许久。闵玧其带着郑号锡来到了一座小山丘上。一棵大树孤零零的立在那里。西下的夕阳泛着红。闵玧其拿出了玉箫,迎着夕阳吹响。

玉箫的声音很好听。只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渗与其中。

“小朋友。我真的很喜欢你。”

“仙君说的陈述句。我也不好拒绝啊。”





03

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总有人打断。

闵玧其被父亲的召回。无奈离开了正在睡梦中的郑号锡。坐在父亲的寝宫,他没有意思好脾气。

“离开那个小仙。”开门见山强硬的语气让人眉头一紧。

“如果是这个原因。那我只好和您说再见。”甩袖起身。对于这个除了赋予生命没有做任何是的父亲。他抱以无视。

“那别怪我做些什么。早点离开。于他是个好结局。”

————————

睡醒的小朋友没有见到闵玧其。床边坐着一位漂亮的妇女。五官于闵玧其相像。是仙君的母亲。郑号锡了然了。

“醒了孩子。”她伸出了手整理着凌乱的发丝。

“上仙有何事。”

“劝你离开我的孩子。”态度强硬,表情很温和。不像是来拆散鸳鸯的。

郑号锡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双手被捆在了十字的木桩上。见到了闵玧其的父亲。

“以我儿子顽劣的性格。与你不过儿戏一场。趁早离开放你一条生路。”

这一家子还真爱说陈述句。

“不。”

上神唤来人。让人去做些什么事。刺骨的痛蔓延全身。是桃花的本体出了问题。上神看着郑号锡疼得满脸冒冷汗。再问。

“走还是不走。你若是不走。我便砍你本体。再去掉闵玧其的仙籍。剔去仙骨。”冷冰冰的语气,嘴里却是对自己骨血的刑罚。“我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与不知由来的小仙相恋。”

“...让我再见他一面。”





04

那天闵玧其没有成功跨出父亲寝宫的门槛。被父亲关在宫殿已经半月有余。他无比的挂念着小朋友。同时担心小朋友被双亲上伤害。闵玧其无力的挨着门滑落。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门在外面被打开了。他的父亲用法术控制者他。他除了跟随父亲的步伐。并不能做什么。他想见郑号锡。

他们走到了轮回池。郑号锡一身素白站在池边。手里握着那支和田玉箫。他走到了闵玧其的身前。指尖触碰着他的脸。

郑号锡短短半月变瘦了。整个看上去十分虚弱。闵玧其接过他手中的玉箫。却又看着人往轮回池边退去。

“玧其哥。”还有三步。

“号锡回来!”闵玧其挣扎着父亲的束缚。

“其实作为人也挺好的。体验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歪了歪头。“我还想去跳舞。!!!”脸上表情很兴奋。步子却不消减。还有两步。

“玧其哥。那个玉箫一定要留着哦。”一步。

“玧其哥。再见了。”还是那个甜甜的笑。只不过梨涡里面淌着苦涩的泪水。

郑号锡掉下去了。法术在那一瞬间消失了。闵玧其没有抱到郑号锡。他站在轮回池边。吹响了那支玉箫。萧声里的忧郁少了几分。更多的是说不清的悲伤和其中蕴含的深深泪水。





05

闵玧其回到两人相遇的地方。本该存在的桃树只剩下一个树桩。孤零零的呆在哪。闵玧其无力的一笑。难怪他那么虚弱。本体被毁了。作为仙君。却连最基本的守护都做不到。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呆在这里呢。闵玧其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树桩上一圈圈的年轮。

后来闵玧其去了一趟人间。去找转生的郑号锡。他没找到。再后来他向上头申请去地府接班卸任的阎王。去迎接郑号锡每一次的灵魂。

再后来染着白毛的闵玧其。在人类世界的街头。碰到了染着红发的郑号锡。并滥用职权提前搞死了他。

——————————

fin。

【糖锡】举报。阎王爷提前把我整死了。!!!!

滥用职权的阎王爷闵玧其。X 不小心死了的职业舞者郑号锡。
私设。3200+短篇。微南硕。国旻。不打tag。
也许还有个小番外。=)。
不上升正主。阅读愉快。

我是闵玧其。
我的工作是对每个在死去后被拉下地府的灵魂进行分配。是下地狱。还是轮回。日复一日枯燥无味。唯一乐趣是找郑号锡。

我是郑号锡。
我的工作是一个职业舞者。性格还算开朗工作也十分努力。但很不幸的是。就在刚刚,我死于舞台坍塌。死前还救了一个小孩儿。也算功德圆满吧。

——————————————————

01

郑号锡对自己表示疑惑。不实的握起双手。看着那个刚刚被自己救下的小孩,拼命在废墟中翻找着自己的尸体。身体被一个个人穿过。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死了。

短短几天。郑号锡看见了自己那两个平时见都不见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遗体哭天喊地。又看了自己的遗体被化了灰。在葬礼上被洒向深邃的大海。一种神奇的感觉油然而生。

今天是第七天。郑号锡飘荡人间的第七天。也是他作为鬼遇到了疑似同类的一天。

郑号锡在怀念他走过上千遍的路。路旁是两排整齐的杉树。几片稀疏的叶子洒在柏油马路上。

“诶,小伙子。等一下。”

郑号锡并没有觉得是在叫他。因为。他已经死了。

“那个鬼。别飘了。叫的就是你。”

郑号锡愣了一下,转过了头。他分不清眼前的这位到底是鬼。还是人。

“你他妈是人是鬼。”

“我他妈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命不该绝。且...姻缘将近。”

郑号锡并没有觉得眼前这位染着棕毛大兔子眼的疑似未成年的人说的话有一丝可信度。头也不回的走了。

未成年不死心缠了他差不多一百来米的路。

“我跟你说你的姻缘真的快到了。要小心注意可别玩脱线给断了..”

“我他妈都死了还哪来的姻缘线。骗人也得有个底吧。你以为你月老啊。”

“巧了。我真的是。”

郑号锡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就那么一个人不出声的走。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他现在死了都还能飘呢。何况这未成年还能看见他。

身为月老的田柾国看着郑号锡远去的步伐赶到头疼。又飘来的一个糯米团子站在他身旁。也望着郑号锡说。

“怎么。郑号锡变皮了???”

“是啊。不是我可爱又天真的号锡哥了。”田柾国望天。“是我刀拿不动了,还是他变了。”

糯米团子看着田柾国这神情快笑死了。应了一句。“玧其哥早晚收拾他。不慌。小伙子咱走。帮我分担分担配对任务。”

“也对。”

02

身边慢慢慢慢安静了。那个未成年跑了。郑号锡心也松些。只想回自家大床上再滚两把。可还没穿墙进家。门就打开了。一黑一白两个人欢迎自己。而且两人两双眼珠子都随自己动在那转。

哦。 看得见我的人。郑号锡明白了。又来俩奇葩。开口问道。

“两位大哥,您俩什么事。”

“你好。我是鬼使白。”温文儒雅的笑。嗯。很暖。郑号锡想着是个很好的大哥。

“鬼使黑。”面无表情。真冷。

郑号锡扑在他的大床上,头闷在枕头里。“介意我躺着听么?”

“......”
“......”

大哥将来回的事情讲了个两遍。在床上险些睡着的郑号锡才听懂。

“你是说。我的命没有那么短。但是骨灰都撒没了活不了。你们老大就让你们带我回去让我选选我自己之后干什么??”郑号锡懵了。‘我他妈死了之后还能自己选???,那我该谢谢自己死的好????’

赖在床上不走的后果就是。郑号锡被暴露本性的鬼使白。强行拖回地府。摔在判官办公桌前。

“诶你们地府还挺漂亮的啊。”

“???你来地府怎么就那么重点偏离呢。”判官看着郑号锡左摸摸右摸摸的样子,暗自心中佩服老大。挑人怎么眼光这么独特。

“诶诶诶。那个谁。郑号锡是吧。你的情况比较复杂。本官将你移交到阎王那里。让阎王来做决定。”判官金泰亨小朋友意思意思随便翻了翻手里的薄子。就下令移交自己老大那里了。

显露本性的鬼使黑白,一人提着一只手臂。将郑号锡拖到阎王殿。从地上爬起来的郑号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了个头就看见一头短白毛的人坐在长木桌前边低着头看东西。郑号锡内心纳闷。还挺眼熟啊,这白毛。

就在郑号锡刚想发话的时候。那个白毛动了。抬头那瞬间。郑号锡更懵了。这货前几天不还看我表演么。怎么今天就掌握我生死了?????

03

“郑号锡。死于舞台事故。终止年龄24岁。”喔,烟嗓挺好听。郑号锡有点迷。“死早了。”

“那还能怎么办。骨灰都撒没了。”郑号锡踢踢脚下的灰尘。撇了撇嘴。低着头碎碎念。

阎王爷没有漏掉这一幕,嘴角有些翘。出声道。

“要么选择投胎转世。要么留在这儿。我给你个一官半职玩玩。”冷冷清清的声音,怕不是性冷淡。郑号锡心底暗戳戳。“投胎转世也不一定会有对于上一世来讲太多的改变..。”

“别了别了。”郑号锡想想那对神奇的父母和邋遢弟弟。想都不想选了第一个。

鬼使黑白看着自己老大忽悠人。没敢出声。看着傻啦吧唧的郑号锡也没劝。是得整整了。

“要不看在曾经看过我表演份上。安排个好工作呗。”郑号锡看着阎王爷眼底还带点光。不得不说,郑号锡很期待。

阎王爷挑了个眉。

郑号锡到最后也不懂。为什么阎王需要秘书。手里拿着一本又一本的生死薄摆放整齐在桌面。磨好墨等阎王爷上班。

郑号锡站在阎王爷旁边看着阎王爷给一个又一个鬼使黑白拖回来的鬼下最后判决。从因为小事死的,再罪大恶极。郑号锡不禁感叹。原来每天死了那么多。

即使变成鬼。郑号锡也要吃饭。美名其曰满足嘴巴的美好感觉。鬼使白也时不时蹭饭。险些变成美食博主。

郑号锡的员工宿舍在阎王爷寝宫的偏房。又大又漂亮。阎王爷说,让他兼职当保姆。美名其曰贴身照顾的贴身秘书。郑号锡没有听出一丝不对。答应了。

04

就在郑号锡呆在地府快一个月了。已经摸清了鬼使黑白和判官是一家。黑白两人姓啥名啥住在哪。谈了恋爱结了婚有个儿子叫金泰亨。但至今不知道每天同一屋檐下的阎王爷姓啥名啥。问谁。谁不说。

郑号锡感到人生有些失败。之后他在阎王爷桌子上发现了个东西。一和田玉箫。本着擦擦灰的心握上了玉箫。冒了个光闪到自己眼睛了。闭上眼睛脑海里边还闪点什么画面。

三秒过后郑号锡猛地睁开眼睛。我他妈怎么一身古装跟同样一身长袍的阎王爷抱一块打啵。还是那种伸舌头的????那声叫我玧其。好像刚在耳边一样。郑号锡脸一下子熟了。

扔下玉箫就跑开了。

我他妈。不会。弯了吧。郑号锡边跑边想满脑子都是阎王爷冷冷清清性冷淡的烟嗓,和白白净净的脸。不不不。不会和性冷淡搞一起的。不会的不会的。郑号锡又心底默念下了几次决心。

晚上郑号锡悄咪咪溜进了书房。阎王爷正在处理事。没抬头就说了句。

“什么事。”

“阎王爷先生。你...叫啥名字。”

“怎么了。”

“是不是叫...玧其???”

“他们告诉你的。”陈述句。

“不是,是我今天抓了把你的玉箫。脑子闪了个画面。画面里你告诉我的。”

换了个姿势扒拉在桌子边的郑号锡。手臂冷不丁的被阎王爷抓住。“你看到什么了。”

“....能不说么。”

闵玧其看着郑号锡有些发红得脸有些更好奇他看到曾经两个人什么回忆。冷着脸说。

“不能。”

“...我...看到我俩在打啵。你还用那种奇奇怪怪的语气,让我叫你玧其。”说完郑号锡就怂下去了。低着头看地板。

“那你就叫我玧其哥。我的名字闵玧其。”这小孩还是那么可爱。就是变皮了。

“...??OKi OKi !!!。”

05

挖到名字的郑号锡和闵玧其越来越熟络。速度快到一种神一样的速度。吃饭一块。看生死薄一块。上班一块。

快小半年过去了。郑号锡才觉得不对劲。郑重的找了闵玧其一次。郑重的对他说了一句话。

“闵玧其。”

“怎么了。”

“之前被金南俊金硕珍抓过来之前。有个自称月老的人说我姻缘将近。”顿了顿。满脸严肃。“你他妈是不是喜欢我。所以把我搞下来的。”

看着正经起来的郑号锡。闵玧其被戳到点了。“你他妈才反应过来吗。傻子。”

闵玧其把郑号锡之前碰过的那支玉箫放在郑号锡的手心让他握紧。自己再把手覆在上面。施展法术。

郑号锡的脑海了就像放电影一样。开始出现闵玧其。各种各样的闵玧其。再到后面就是越来越十八禁的内容。郑号锡脸红。另一只手抓着闵玧其的手想放开。但力气却没有白白净净的闵玧其大。大声一句骂。

“你他妈快停下。我不想看以自己为主角的av!!!!!。”

“所以郑号锡小朋友。你愿意正式回到我身边吗。”闵玧其用带点笑的脸看着郑号锡。嘴里说着不容拒绝的陈述句。

呕。又是陈述句。郑号锡心里想。

“你都说的陈述句。我还能拒绝吗。闵玧其先生?”郑号锡的梨涡浅浅的挂在脸上。好看死了。

——————

“你说我没那么早死,怎么就搞死我了呢。????”
“早点见我。不好吗。???”
“那田柾国那死小子呢??你安排的??”
“不是。”
“...找个时间铲了月老庙。”
“...还有那个丘比特爱神呢。”
“一起了。”
“哦..。”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