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經人。

無念想。

当你要完成一件事情,但周遭事与物阻拦着你让你无法动弹时。我想让上帝帮我打开一扇透气的窗。

【糖锡】Lofter新版面也太丑了。(中)


网瘾少年jhs X 网易总裁myq。

严重ooc,不谦虚。






00.




郑号锡没料到闵玧其会来,更没想到是身为总裁的闵玧其。





01.




闵玧其不意外他会漏出这样的表情,看着他一愣一愣的样子,指了指放在桌上的专辑示意他签上名字,专辑上的小纸条还写着闵玧其的名字提示他写签to。粉嫩嫩的花瓣便签上,放荡不羁的写着闵玧其,翻开专辑里的一页,是第二张小花瓣。




闵玧其站在小爱豆面前虽然人面上很淡定,但看着小爱豆给他签to,内心已经炸成了花。小爱豆签完专辑笑着递过来的时候,脸上两个小窝好像盛了酒,只戳戳的灌进了闵玧其的少男心里。




签完专辑的郑号锡伸出了手,习惯性的跟粉丝握手,但从没试过像今天这样,被比自己大的的手十指相扣,被包在暖暖的大手里,让郑号锡有些失了神,明明只是微博上有一条交流不是吗。




闵玧其就这么看着郑号锡晃了神握着他的手不放开,口罩下的嘴是咧的没得再咧的开,眼底的暖意是公司员工从没感受过得。知道知道工作人员的提醒,郑号锡才像过电一样放开了他的手,手忙脚乱的赶他走,开始签下一张。




闵玧其带着没有过得笑意下了台。



而郑号锡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




02.





刚刚的一幕铁定是会被粉丝记录下来的,更何况是自家爱豆与亮眼稀少的男饭。出签售返图的各位稀奇都在微博发出嘤嘤嘤呜呜呜的声音,无不是因为看到郑号锡松开男饭是的售后把头低的快贴到桌面上签专,脸是红的,两只小耳朵更是红的滴血。




稀奇大姐大:郑娇娇好娇啊,这个耳朵红红的好可爱。



jhs老婆:跟男饭小哥哥握手还十指扣,扣那么久。jhs你老婆我生气了。


……


稀奇锡骑:你看jjk被小哥略过去之后看向他哥的眼神,可怜巴巴的,好可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田兔兔:jjk心里苦,jjk不知道。



曲线救国:jjk:哇,这哥魅力真大……。






03.





签售会结束之后,郑号锡又被忙内调侃了一次。正在收拾东西的郑号锡迎来了他蹦蹦跳跳的弟弟金泰亨。



“哥,今天你那个男饭好像是唯饭啊,直接略过我和南俊哥去找你,哥你魅力真大”小伙子一边吐槽那个神奇的男饭一边黏着他哥。



“行了行了,我知道我魅力巨大。”郑号锡揉了揉弟弟的头,说“去陪智旻尼玩吧,哥一会没通告回舞蹈室,你俩还有个放送呢。”



“哥,我去啦。”看着小伙子委屈巴巴不舍的表情,心里有些替朴智旻这小子担心,这傻孩子开窍可真慢,脑瓜子疼。看着小子离开的背影,手从衣兜里摸出来一张皱巴巴的便签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就收下了纸条。




'聊一下关于排版的问题 )
'158xxxx0298




这个人到底在搞什么啊。







04.





闵玧其回到公司就缩在办公室的躺椅上握着他的手机,当他看到写真本里的便签被拿走的时候,他都快高兴死了,牙龈外露。走廊经过的秘书透着玻璃看着里面的老板牙龈咧着,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摸着一本书的哪一页,好像是很宝贝的那本专辑,上面还带着签名(?)。




完了,老板已经不是那个老板了。没救了,秘书边摇头边离开了。追星真的可怕,秘书感叹道。




直至晚上十点,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短信的提示音让闵玧其像是炸开的猫,点开几条短信立马跳了出来。





                         未知号码。

-?
-闵先生?
-我是郑号锡。





05.




车里的气氛出奇的平静,没有郑号锡和金硕珍的活跃气氛,这两个同年亲故之间几乎没能说上一句话。金泰亨对于这个同年只比他大两个月的亲故其实并没有放送上那么亲密,只是相处多年的朋友,对,仅停留在朋友。




但至少朴智旻不是这么想的。





朴智旻同志喜欢同队比他小两月的亲故金泰亨,但这位亲故不爱找同龄人玩,整天都黏着那个哥。全队除了金泰亨本人和涉世未深的忙内看不出来,其他人多多少少都知道点意思。特别是金泰亨喜欢的那个哥哥,郑号锡。



哥哥总是给自己创造机会,这次的旅游放送节目也是队里几个哥哥制造的机会。但路途没有几位哥哥的调侃吵闹终归是安静了些。




宽敞的车除了司机和经纪人坐在前排,两个亲故各占一排座位。带着耳机各看窗外,各怀心事。





窗外闪过风景在夜色下都变得寂静。





tbc……
我jio得我写不完了,新添酒舞副cp。

【糖锡】Lofter的新排面也太丑了吧。(上)


磕cp小网虫郑号锡x追星网易总裁闵玧其

!!!:是真的ooc严重,不是谦虚。




 
0.




郑号锡作为天朝知名爱豆组合的成员,还是一个七人组合,每天都是成对成对后被落下的他,热衷于给成员凑cp,给成员cp粉发糖。但也不是说队友不跟他玩,只能讲郑号锡只磕队友不磕自己,在粉丝眼中直男形象日益高大。



  作为cp粉还是资深网民,郑号锡当然是知道有那些磕同人文的好地方,除了人才辈出的新浪同志,当然还有隐藏神文的好地方——洛夫特。




  郑号锡的每天的小日子就是玩手机,磕cp,帮助队友发糖,日渐滋润的小日子在某一天被打破了。



    ——————

 

“今天回归直播巨糖,估计有太太产量了,嘻嘻。”郑号锡满脑子想着陷害金南俊和金硕珍bobo的南硕巨糖,'啊不,南硕本来就是真的,这不叫陷害',一边想一边摸出自己的小手机,点开了lof。



   点开lofter的郑号锡慌了。



“这排面是我以前高端简洁的lofter么。???”郑号锡满脸问号举着手机。



 
  另一边高楼里的闵玧其也慌了,公司的微博被圈了无数次,无不都是问,lof为什么丑了。

 


  我他妈也想知道为什么丑了,都让我没了看小爱豆的心情。闵玧其面无表情的面对设计总监,实际心里mmp。

 



“解释一下。”秘书将手机摆在了总监的面前,屏幕里是老用户和新用户的差评。



  ————————




  话唠爱吐槽的郑号锡几乎是看到了就截图,下一秒就编辑文字发微博了。配文:这不是我爱的洛夫特。我爱的是以前那个一行三个大小一样的。TTTT最后还圈了一下洛夫特的老总。



放下手机不到两分钟铃铃直响的手机让他害怕,打开微博才发现自己切错号。




  还好自己臭屁了一下,看自己的tag,不然就完了。郑号锡一边删一边想。


 
  另一边的闵玧其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小爱豆cue了自己的截图,有点愣。



1.




闵玧其看着越来越多的艾特消息提醒,再打开小爱豆的超话,看着一水的截图,有点难过。


2.


  闵玧其的小爱豆就是郑号锡,自己念念想想的小爱豆第一次和自己有交集,却是因为公司方面的原因,而且还是不好方面。想到这里闵玧其就很颓,恨不得将设计总监揪出来,暴打一顿以消气,但另一方面想想,也是因为这个,才和小爱豆有了第一次的交集,气又好像,顺了一点。



  想了很久的闵玧其把秘书叫了进来,准备拍张照片发微博,回应回应。ix大大的屏幕亮着,内容是lofter的郑号锡tag,露着半张脸的闵玧其顶着白发,看tag的样子很认真。秘书一脸迷茫的将这张拍好的照片发给顶头上司,却只见自己的顶头上司手贼快的存了图编辑好内容又圈了郑号锡,把微博发了出去,平时不见弧度的嘴,咧得牙龈都看得见。



  真是见鬼了。



  那边正在闵玧其微博下评论排面丑的粉丝和路人忽然被新微博惊到。




@网易闵玧其v:我也觉得很丑,让我暴打一下总监。
        [图片]



  评论


路人1:这个总裁挺时髦啊,还是个白发,长的还挺好看的。

粉丝1:这白毛总裁看的我们号锡的tag,惊了。!!

粉丝2:小声逼逼,我觉得像是粉丝..

……

粉丝n:大佬男饭吗???让我圈个郑号锡!!@郑号锡

粉丝n+1:如果是真,有点想写爱豆x总裁的小故事。想想都刺激!!





3.




  赶完通告的郑号锡被队员的一句话给问愣了。




“号锡哥,网易总裁是不是你男饭啊。”

  


   郑号锡:????



   郑号锡打开手机给那条微博留了评论



   郑号锡:总监就别打了,毕竟打坏了就没人                        递新策划了!!🔫我还期待新排面。       

    

                                                              评论|转发

    网易闵玧其:明白。



  郑号锡看着这句明白和下面跟着评论的总监可怜巴巴的一行字,忽然觉得lofter也没那么丑了。这个白毛好像还挺好看,想见见。颜控郑号锡是这么想的。




4.



  lofter没有立刻开始整改,微博这件事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了,超话里该吹的还是在吹,该吐槽的还是在吐槽,变得只是闵玧其的微博粉丝。





  回归开始的郑号锡越来越忙,手机也不咋看了,就渐渐忘了想见闵玧其的事,直到——





  闵玧其同志一身黑带着口罩拿着专辑出现在他面前,被这个浑身黑的人一下子略过的忙内菇菇,看着那个人直愣愣的走到他号锡哥面前,心里直感叹他号锡哥的魅力。





  “闵..闵玧其??”

  

  

    郑号锡又愣了。





tbc。还是那句话,我困了。



 

真的,太早建立起的人设,时间久了就会脱不下。总有人将烦心事塞进我没有容量的脑子里,真的很烦诶。但这个人设将我伪造成知心小姐妹,有什么好奇的事情,不用问,就会自动入耳。或者问两句就会了解一清二楚全盘托出。知道秘密的感觉似乎很好,但真的希望屁事少点。

【糖锡】秋千。

【糖锡】秋千。

800+短打。突发灵感,啥时候空闲了就往长了写。也可以当做阎王篇的小番外(?)看看。
花仙锡x仙君其。


天下人似乎都聚集在这座长安城,各家门前装饰繁华,宏伟宫殿前的广场更是挤满了人,像是为了什么事聚集。那是一位贵妃的诞辰,而宠爱她的君主为了让世人一睹她的面容。手握两根红绸带站在凤的模样的玉石上,纯白衣裙随摆动漂浮身侧。她在世人面前,在富丽堂皇的宫殿前荡秋千。

不远处的天边两人踏云看着这繁华的世间。

“为心爱之人而昭告天下,倾财富博美人欢喜,作为君主到是不该。”随仙君游历人间的小小花仙目睹此景,嘴上说着不该,眼中却夹带些许艳羡。

仙君的指尖拨顺小仙吹乱的发梢,“再美的美人,结局也是悲凉..。”轻轻搂过肩膀,看苍生大地的一切。

郑号锡的眼神直直地看着美人在空中晃荡,那般美,原本眼中艳羡被丝丝悲凉代替“红颜祸水。”

“号锡。”

“嗯?”

“我们去玩秋千。”


美人在眼前消失了,目及只有天宫四季不萎靡的桃树,繁花烂漫。伸展出的树枝上系着两根细带,细带的低端横系一方白玉。

郑号锡扶着系带缓缓地站了上去,秋千慢慢的荡了起来,郑号锡回头望去,是闵玧其在慢慢的推着。闵玧其懂得小孩眼中的羡慕,本就处在爱恋之中感觉更甚,只得顺着心意溺着小孩。小心翼翼像是害怕太用力有危险,护在身后轻轻推着的样子真的让人心安。

凉凉的微风拂过脸颊,桃花瓣随着郑号锡指尖的法术慢慢下落,花瓣里的郑号锡太美好了,闵玧其有些看晃眼。他轻轻的点着一片花瓣,花瓣雨定格在空中,仅剩郑号锡一人在花瓣里穿梭。

“我会带你荡秋千,我不需要像那位君主那般昭告天下我对你的爱恋。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已经足够了。”

桃花动了,桃花瓣雨里的两个身影交叠。心与心的交叠。还有——唇瓣与唇瓣之间的契合。嗯。桃花香的。

fin.

——————————

灵感是被妖猫传的杨玉环在宫殿前踩着凤凰荡秋千惊艳到了。那种爱你我要全世界知道和爱你只要我知道就行了的感觉。感觉yk对hs的感情就是爱你我自己知道和你知道就可以了的感觉。还有...,我的文笔又下降了..TT。

【洋灵/灵洋】吃糖

最后还是败在洋灵。入坑了xx
短篇速打。


“不开心的时候会干什么?”




喧闹的后台待机室,视线几次不自主的看着他。厚重的刘海被发胶固定,露出光洁的额头,经过上帝精雕细琢的脸上着看看的妆容,眼尾点缀黑点,唇色红润。黑色的系带横过喉结环绕脖颈一圈,在往下,淡灰内衫的领口两根细绳挂着,没有尽到遮挡那一小片肌肤的责任。外衣与裤子是一套的,深色格子。真好看。


他笑了。对着别人。
他玩梗了。也和别人。


心里很不是滋味,像是本身被主人珍惜的洋娃娃,因为一个新的娃娃而被抛弃在了一边。很冷,像被冰冷的海水淋遍全身。


手伸进裤兜,从口袋里摸出仅剩的一颗棒棒糖,扒开包装袋塞进嘴里。一股酸的掉牙的味道刺激着舌尖,青苹果味。糖块在嘴里左右滚动,化解的糖顺着食道流动,酸到心底。


我坐在旁边空缺的位置,嘴里舔着那颗酸到不行的青苹果糖。真应景。控制着视线不往身旁两人飘去。酸酸的糖,和不甜的我。




“不开心的时候我会吃糖。”

【糖锡】举报。阎王爷提前把我搞死了。!!!!〈番外〉

孤寡老人石头仙君闵玧其。X 懵懵懂懂可爱花仙郑号锡。

私设3200+。短篇番外。微国旻。
正文意外收到好多小心心。番外不过讲讲前世纠纷。
无非就是被棒打鸳鸯被迫分开的小故事。
老套路了。
微博明天同步。
不上升正主。阅读愉快。=)。
请多和我评论互动!!!!拜托!!!。

我是闵玧其。
我是一个修为上千年的仙君。除了必要的大小回忆。平时我都是睡在那颗开满烂漫桃花的树下。睡觉。

我是郑号锡。
我是一个刚刚成仙的仙子。时不时给树下睡着的仙君洒下几片桃花瓣。闻着好闻的桃花香气。提高睡眠质量。就在刚刚。我把仙君砸醒了。

————————————————


01

天庭的花四季不萎。花开不断。跟石头差不多的闵玧其,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天庭最大的那棵桃花树下。睡上个半天。作为父亲是上神,母亲是王母娘娘的妹妹的闵玧其。没人敢打扰睡觉。所以他觉得他今天能被砸醒。纯属水逆。

闵玧其在睡梦中觉得自己身上的骨头快被忽然而来的重物砸断了。被砸的一瞬间,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趴在他身上的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孩。

看上去约摸个十七八岁。摸了一把露出来的手臂。还挺嫩。

破小孩在乱拱,闵玧其被一颗粉嫩嫩的脑袋怼到下巴。痒痒的。双手感受穿过小孩的腋下把小孩整个上半身提了起来。哟。还挺好看的。

“破小孩。你打算赖我身上多久。”

郑号锡被自己忽然化形吓到了。只知道自己从高高的树上掉下来,之后砸到了什么。

噢。砸到了什么..。   砸到了什么。!!!!!

等郑号锡想起自己砸了下来。并且是知道自己砸在老是躺在他树下睡觉的闵仙君之后。被他砸醒的闵仙君已经嫌提着累。坐起来抱在了怀里。反正软乎乎暖呼呼。抱着舒服。

远处从自己宫殿慌忙赶来的年轻月老。正打算告诉闵玧其他的姻缘出现了。就见到他靠在桃花树下怀里抱个小孩。两个人手上只有他看得见的姻缘线,粗的跟什么似的。

田柾国最后甩着大红袖子跑了。脑子里打无数问号。怎么闵玧其下手这么快的????。

闵玧其知道他愣了。也没叫醒他就这么抱着。发呆醒了怀里就空了。抬头只见小桃花仙低着他粉嫩嫩的头。两根手指搅和在一起。扭扭捏捏的。

“仙君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化形..。”停了停。“还砸在你身上了。”完了脸有点红。手指搅和搅和的。估计有点害羞。

万年没激动过的心一下子被这破小孩戳到了。麻溜的站了起来。抓了了两把自己的头发说。

“相逢即是缘。你今天不砸我明天也砸我。”握着郑号锡的手腕就往别处走。“走。带你去玩。以后就跟我混了。”

还在云里雾里的小孩儿就被拖回了闵仙君的寝宫。





02

闵玧其像养孩子一样养着郑号锡。吃的。喝的。穿的。玩的。一件不落。牵着刚从隔壁拐回来的丘比特的田柾国看着两个人。一个养的开心。一个被养的开心。

田柾国指着那两个人对朴智旻说。

“看。爱情的力量。改变了一颗石头。”

朴智旻似懂非懂的样子让田柾国笑出了声。“下次带你认识他们。”长臂搭在肩上搂着人走了。朴智旻侧过头看里屋。

噫。老牛吃嫩草。

脸上挂老父亲微笑的闵玧其正在为小桃花仙变衣服变鞋子变吃的。

看着一桌吃的郑号锡郑号锡也不知道吃。还是不吃。吃吧好像又不怎么想。不吃吧又不太好。毕竟是仙君,万一他恼了我这也没登记在册。死了都没人知道。

想到这里还是抓起筷子扒了两口饭菜。为什么给一个桃花仙吃肉。锡不悦。避开了一碟碟的肉,素菜往嘴里送了两口。

没有想到小朋友挑食的闵玧其看着筷子一次两次的临幸素菜,色香味俱全的肉一块也没动过。自己伸手夹了两块进小朋友的嘴里。

小朋友瘪着嘴嚼着肉满脸不悦的样子也是可爱死。捏着买几两肉的胳膊说。

“小朋友挑什么食。那么瘦。”

小朋友吃疼的扭开身子躲闵玧其。嘴里的肉也囫囵的吞下去了。委屈巴巴的回话。

“哪有给桃花喂肉的。!!!!!”

“......。”

砸出来的感情越变越深。闵玧其逐渐从养孩子变成养小男朋友。周围的人看的比谁都清楚。只有小朋友还不知道仙君的心思。蒙在鼓里每天笑得甜甜的往仙君怀里拱。笑得仙君想把小朋友往床上带。

“小朋友。今天带你去人界玩。”

“好。!!!!”

挥个袖子的事两个人就已经在一间房子里了。闵玧其娴熟的走进主卧翻了件白T和牛子裤扔给小朋友。把小朋友推进了客房。让他换上。

闵玧其自己一挥手就换了衣服。all black。脸上不忘戴口罩。不给小朋友变是因为他只不过想看小朋友穿他的衣服。

“换完了。”

“..。走吧。”简简单单配上这清秀白净的样貌。真他妈好看。只是一头粉毛有点突出。但是。还是好看。

一路上郑号锡左看看右摸摸。活像没见过世面的。看到喜欢的就把眼睛睁大大的,再往闵玧其身前一站。闵玧其钱包就又少点钱了。

郑号锡又溜进了一家古玩店。晃悠了一圈之后,眼睛直直的盯着一支玉箫。店长看着直勾勾的眼神,把玉箫从柜子里拿了出来,放在了小朋友的手里。和田白玉的。很好看。他想送给闵玧其。

“老板。能拿东西和你换吗。?这个玉箫。”边说边把手上的玉镯脱下。

“物送有缘人。就当交个朋友吧。”老板的笑很温柔。

“你好。郑号锡。”

“金硕珍。”

闵玧其在门外等着。郑号锡将木盒递给了闵玧其。“送你。”

“为什么送这个。??”

“因为你我都很喜欢音乐。而且要感谢你照顾我那么久。”甜甜的笑,两个小梨涡浅浅的挂在脸上。

“我带你去个地方。”

辗转许久。闵玧其带着郑号锡来到了一座小山丘上。一棵大树孤零零的立在那里。西下的夕阳泛着红。闵玧其拿出了玉箫,迎着夕阳吹响。

玉箫的声音很好听。只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渗与其中。

“小朋友。我真的很喜欢你。”

“仙君说的陈述句。我也不好拒绝啊。”





03

安逸的日子过久了。总有人打断。

闵玧其被父亲的召回。无奈离开了正在睡梦中的郑号锡。坐在父亲的寝宫,他没有意思好脾气。

“离开那个小仙。”开门见山强硬的语气让人眉头一紧。

“如果是这个原因。那我只好和您说再见。”甩袖起身。对于这个除了赋予生命没有做任何是的父亲。他抱以无视。

“那别怪我做些什么。早点离开。于他是个好结局。”

————————

睡醒的小朋友没有见到闵玧其。床边坐着一位漂亮的妇女。五官于闵玧其相像。是仙君的母亲。郑号锡了然了。

“醒了孩子。”她伸出了手整理着凌乱的发丝。

“上仙有何事。”

“劝你离开我的孩子。”态度强硬,表情很温和。不像是来拆散鸳鸯的。

郑号锡被带到了一个房间。双手被捆在了十字的木桩上。见到了闵玧其的父亲。

“以我儿子顽劣的性格。与你不过儿戏一场。趁早离开放你一条生路。”

这一家子还真爱说陈述句。

“不。”

上神唤来人。让人去做些什么事。刺骨的痛蔓延全身。是桃花的本体出了问题。上神看着郑号锡疼得满脸冒冷汗。再问。

“走还是不走。你若是不走。我便砍你本体。再去掉闵玧其的仙籍。剔去仙骨。”冷冰冰的语气,嘴里却是对自己骨血的刑罚。“我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与不知由来的小仙相恋。”

“...让我再见他一面。”





04

那天闵玧其没有成功跨出父亲寝宫的门槛。被父亲关在宫殿已经半月有余。他无比的挂念着小朋友。同时担心小朋友被双亲上伤害。闵玧其无力的挨着门滑落。将头埋在双膝之间。

门在外面被打开了。他的父亲用法术控制者他。他除了跟随父亲的步伐。并不能做什么。他想见郑号锡。

他们走到了轮回池。郑号锡一身素白站在池边。手里握着那支和田玉箫。他走到了闵玧其的身前。指尖触碰着他的脸。

郑号锡短短半月变瘦了。整个看上去十分虚弱。闵玧其接过他手中的玉箫。却又看着人往轮回池边退去。

“玧其哥。”还有三步。

“号锡回来!”闵玧其挣扎着父亲的束缚。

“其实作为人也挺好的。体验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歪了歪头。“我还想去跳舞。!!!”脸上表情很兴奋。步子却不消减。还有两步。

“玧其哥。那个玉箫一定要留着哦。”一步。

“玧其哥。再见了。”还是那个甜甜的笑。只不过梨涡里面淌着苦涩的泪水。

郑号锡掉下去了。法术在那一瞬间消失了。闵玧其没有抱到郑号锡。他站在轮回池边。吹响了那支玉箫。萧声里的忧郁少了几分。更多的是说不清的悲伤和其中蕴含的深深泪水。





05

闵玧其回到两人相遇的地方。本该存在的桃树只剩下一个树桩。孤零零的呆在哪。闵玧其无力的一笑。难怪他那么虚弱。本体被毁了。作为仙君。却连最基本的守护都做不到。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呆在这里呢。闵玧其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树桩上一圈圈的年轮。

后来闵玧其去了一趟人间。去找转生的郑号锡。他没找到。再后来他向上头申请去地府接班卸任的阎王。去迎接郑号锡每一次的灵魂。

再后来染着白毛的闵玧其。在人类世界的街头。碰到了染着红发的郑号锡。并滥用职权提前搞死了他。

——————————

fin。

【糖锡】举报。阎王爷提前把我整死了。!!!!

滥用职权的阎王爷闵玧其。X 不小心死了的职业舞者郑号锡。
私设。3200+短篇。微南硕。国旻。不打tag。
也许还有个小番外。=)。
不上升正主。阅读愉快。

我是闵玧其。
我的工作是对每个在死去后被拉下地府的灵魂进行分配。是下地狱。还是轮回。日复一日枯燥无味。唯一乐趣是找郑号锡。

我是郑号锡。
我的工作是一个职业舞者。性格还算开朗工作也十分努力。但很不幸的是。就在刚刚,我死于舞台坍塌。死前还救了一个小孩儿。也算功德圆满吧。

——————————————————

01

郑号锡对自己表示疑惑。不实的握起双手。看着那个刚刚被自己救下的小孩,拼命在废墟中翻找着自己的尸体。身体被一个个人穿过。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死了。

短短几天。郑号锡看见了自己那两个平时见都不见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遗体哭天喊地。又看了自己的遗体被化了灰。在葬礼上被洒向深邃的大海。一种神奇的感觉油然而生。

今天是第七天。郑号锡飘荡人间的第七天。也是他作为鬼遇到了疑似同类的一天。

郑号锡在怀念他走过上千遍的路。路旁是两排整齐的杉树。几片稀疏的叶子洒在柏油马路上。

“诶,小伙子。等一下。”

郑号锡并没有觉得是在叫他。因为。他已经死了。

“那个鬼。别飘了。叫的就是你。”

郑号锡愣了一下,转过了头。他分不清眼前的这位到底是鬼。还是人。

“你他妈是人是鬼。”

“我他妈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命不该绝。且...姻缘将近。”

郑号锡并没有觉得眼前这位染着棕毛大兔子眼的疑似未成年的人说的话有一丝可信度。头也不回的走了。

未成年不死心缠了他差不多一百来米的路。

“我跟你说你的姻缘真的快到了。要小心注意可别玩脱线给断了..”

“我他妈都死了还哪来的姻缘线。骗人也得有个底吧。你以为你月老啊。”

“巧了。我真的是。”

郑号锡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就那么一个人不出声的走。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呢。他现在死了都还能飘呢。何况这未成年还能看见他。

身为月老的田柾国看着郑号锡远去的步伐赶到头疼。又飘来的一个糯米团子站在他身旁。也望着郑号锡说。

“怎么。郑号锡变皮了???”

“是啊。不是我可爱又天真的号锡哥了。”田柾国望天。“是我刀拿不动了,还是他变了。”

糯米团子看着田柾国这神情快笑死了。应了一句。“玧其哥早晚收拾他。不慌。小伙子咱走。帮我分担分担配对任务。”

“也对。”

02

身边慢慢慢慢安静了。那个未成年跑了。郑号锡心也松些。只想回自家大床上再滚两把。可还没穿墙进家。门就打开了。一黑一白两个人欢迎自己。而且两人两双眼珠子都随自己动在那转。

哦。 看得见我的人。郑号锡明白了。又来俩奇葩。开口问道。

“两位大哥,您俩什么事。”

“你好。我是鬼使白。”温文儒雅的笑。嗯。很暖。郑号锡想着是个很好的大哥。

“鬼使黑。”面无表情。真冷。

郑号锡扑在他的大床上,头闷在枕头里。“介意我躺着听么?”

“......”
“......”

大哥将来回的事情讲了个两遍。在床上险些睡着的郑号锡才听懂。

“你是说。我的命没有那么短。但是骨灰都撒没了活不了。你们老大就让你们带我回去让我选选我自己之后干什么??”郑号锡懵了。‘我他妈死了之后还能自己选???,那我该谢谢自己死的好????’

赖在床上不走的后果就是。郑号锡被暴露本性的鬼使白。强行拖回地府。摔在判官办公桌前。

“诶你们地府还挺漂亮的啊。”

“???你来地府怎么就那么重点偏离呢。”判官看着郑号锡左摸摸右摸摸的样子,暗自心中佩服老大。挑人怎么眼光这么独特。

“诶诶诶。那个谁。郑号锡是吧。你的情况比较复杂。本官将你移交到阎王那里。让阎王来做决定。”判官金泰亨小朋友意思意思随便翻了翻手里的薄子。就下令移交自己老大那里了。

显露本性的鬼使黑白,一人提着一只手臂。将郑号锡拖到阎王殿。从地上爬起来的郑号锡,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了个头就看见一头短白毛的人坐在长木桌前边低着头看东西。郑号锡内心纳闷。还挺眼熟啊,这白毛。

就在郑号锡刚想发话的时候。那个白毛动了。抬头那瞬间。郑号锡更懵了。这货前几天不还看我表演么。怎么今天就掌握我生死了?????

03

“郑号锡。死于舞台事故。终止年龄24岁。”喔,烟嗓挺好听。郑号锡有点迷。“死早了。”

“那还能怎么办。骨灰都撒没了。”郑号锡踢踢脚下的灰尘。撇了撇嘴。低着头碎碎念。

阎王爷没有漏掉这一幕,嘴角有些翘。出声道。

“要么选择投胎转世。要么留在这儿。我给你个一官半职玩玩。”冷冷清清的声音,怕不是性冷淡。郑号锡心底暗戳戳。“投胎转世也不一定会有对于上一世来讲太多的改变..。”

“别了别了。”郑号锡想想那对神奇的父母和邋遢弟弟。想都不想选了第一个。

鬼使黑白看着自己老大忽悠人。没敢出声。看着傻啦吧唧的郑号锡也没劝。是得整整了。

“要不看在曾经看过我表演份上。安排个好工作呗。”郑号锡看着阎王爷眼底还带点光。不得不说,郑号锡很期待。

阎王爷挑了个眉。

郑号锡到最后也不懂。为什么阎王需要秘书。手里拿着一本又一本的生死薄摆放整齐在桌面。磨好墨等阎王爷上班。

郑号锡站在阎王爷旁边看着阎王爷给一个又一个鬼使黑白拖回来的鬼下最后判决。从因为小事死的,再罪大恶极。郑号锡不禁感叹。原来每天死了那么多。

即使变成鬼。郑号锡也要吃饭。美名其曰满足嘴巴的美好感觉。鬼使白也时不时蹭饭。险些变成美食博主。

郑号锡的员工宿舍在阎王爷寝宫的偏房。又大又漂亮。阎王爷说,让他兼职当保姆。美名其曰贴身照顾的贴身秘书。郑号锡没有听出一丝不对。答应了。

04

就在郑号锡呆在地府快一个月了。已经摸清了鬼使黑白和判官是一家。黑白两人姓啥名啥住在哪。谈了恋爱结了婚有个儿子叫金泰亨。但至今不知道每天同一屋檐下的阎王爷姓啥名啥。问谁。谁不说。

郑号锡感到人生有些失败。之后他在阎王爷桌子上发现了个东西。一和田玉箫。本着擦擦灰的心握上了玉箫。冒了个光闪到自己眼睛了。闭上眼睛脑海里边还闪点什么画面。

三秒过后郑号锡猛地睁开眼睛。我他妈怎么一身古装跟同样一身长袍的阎王爷抱一块打啵。还是那种伸舌头的????那声叫我玧其。好像刚在耳边一样。郑号锡脸一下子熟了。

扔下玉箫就跑开了。

我他妈。不会。弯了吧。郑号锡边跑边想满脑子都是阎王爷冷冷清清性冷淡的烟嗓,和白白净净的脸。不不不。不会和性冷淡搞一起的。不会的不会的。郑号锡又心底默念下了几次决心。

晚上郑号锡悄咪咪溜进了书房。阎王爷正在处理事。没抬头就说了句。

“什么事。”

“阎王爷先生。你...叫啥名字。”

“怎么了。”

“是不是叫...玧其???”

“他们告诉你的。”陈述句。

“不是,是我今天抓了把你的玉箫。脑子闪了个画面。画面里你告诉我的。”

换了个姿势扒拉在桌子边的郑号锡。手臂冷不丁的被阎王爷抓住。“你看到什么了。”

“....能不说么。”

闵玧其看着郑号锡有些发红得脸有些更好奇他看到曾经两个人什么回忆。冷着脸说。

“不能。”

“...我...看到我俩在打啵。你还用那种奇奇怪怪的语气,让我叫你玧其。”说完郑号锡就怂下去了。低着头看地板。

“那你就叫我玧其哥。我的名字闵玧其。”这小孩还是那么可爱。就是变皮了。

“...??OKi OKi !!!。”

05

挖到名字的郑号锡和闵玧其越来越熟络。速度快到一种神一样的速度。吃饭一块。看生死薄一块。上班一块。

快小半年过去了。郑号锡才觉得不对劲。郑重的找了闵玧其一次。郑重的对他说了一句话。

“闵玧其。”

“怎么了。”

“之前被金南俊金硕珍抓过来之前。有个自称月老的人说我姻缘将近。”顿了顿。满脸严肃。“你他妈是不是喜欢我。所以把我搞下来的。”

看着正经起来的郑号锡。闵玧其被戳到点了。“你他妈才反应过来吗。傻子。”

闵玧其把郑号锡之前碰过的那支玉箫放在郑号锡的手心让他握紧。自己再把手覆在上面。施展法术。

郑号锡的脑海了就像放电影一样。开始出现闵玧其。各种各样的闵玧其。再到后面就是越来越十八禁的内容。郑号锡脸红。另一只手抓着闵玧其的手想放开。但力气却没有白白净净的闵玧其大。大声一句骂。

“你他妈快停下。我不想看以自己为主角的av!!!!!。”

“所以郑号锡小朋友。你愿意正式回到我身边吗。”闵玧其用带点笑的脸看着郑号锡。嘴里说着不容拒绝的陈述句。

呕。又是陈述句。郑号锡心里想。

“你都说的陈述句。我还能拒绝吗。闵玧其先生?”郑号锡的梨涡浅浅的挂在脸上。好看死了。

——————

“你说我没那么早死,怎么就搞死我了呢。????”
“早点见我。不好吗。???”
“那田柾国那死小子呢??你安排的??”
“不是。”
“...找个时间铲了月老庙。”
“...还有那个丘比特爱神呢。”
“一起了。”
“哦..。”

fin。